ramy  2019-06-18 08:54:08  网络安全 |   查看评论   

编者按:6月17日下午消息,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与两位思想家(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、乔治·吉尔德)在华为总部深圳进行了深度对谈。

 

在这短暂的100分钟之内,任正非与两位思想家不仅聊到了华为现在面临的困境、华为如何解决困境以及华为未来生存问题,还聊到了未来二三十年人工智能社会。

 

以下为华为心声社区发布的美国学者与任正非的咖啡对话实录:

 

田薇:“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”,我是田薇。有人说,进行良好的交流就如同喝一杯黑咖啡,非常激动人心。虽然现在还无法得知今天交流内容的难易程度,但我相信今天的对话一定很有启发性,发人深省。大家看看台上的嘉宾,他们都是各个领域的翘楚,而且对我们目前面临的一些挑战非常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。希望今天大家能够跨越国界,进行思想的交流。

 

既然今天对话的主题是《与任正非的咖啡对话》,那么我们先从任总开始。任正非先生是华为的创始人兼总裁,当然他还是个传奇的中国企业家,他让中国成为5G领域的领导者之一。据我所知,华为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,而且还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。欢迎任总!

 

坐在任总右边的是尼葛洛庞帝教授。之所以把教授放在第二位介绍,因为他刚刚收了任总作为他的学生,这是个大新闻。尼葛洛庞帝教授是名技术远见者,他和杰罗姆·伯特·威斯纳一起创立了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。当然,他还为全球初创公司提供资金,包括《连线》杂志和搜狐等公司。而且,他还决定要把余生投入到开放科学和全球联接中,当然余生还很长。非常高兴能请到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教授!

 

接下来,我们要介绍乔治·吉尔德先生,他也是一位很有意思的人。在很多人看来,他既是技术大师,也是未来学家,罗纳德·里根总统最常引用吉尔德先生说的话。吉尔德先生还是美国和以色列多个重要项目的风险投资者,他还是一名跑步和滑雪爱好者。非常高兴有请到吉尔德先生!

 

最后还有一位非常优雅的女士,她是任总的同事,在华为公司已经工作25年,现任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兼董事。让我们欢迎陈黎芳女士!

任正非和美国学者对话完整实录:华为100%没后门

1、田薇:《与任总的咖啡对话》首先从任总开始,您是不是不能去美国了,所以把好朋友叫到中国来喝咖啡?

 

任正非: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教授是乔布斯的老师,他的儿子与乔布斯同一个宿舍,今天我拜尼古拉斯为老师,所以我与乔布斯就是同学了,我感到无上光荣。乔治·吉尔德先生给黄卫伟老师《价值为纲》英文版写了序言,写得非常好,我非常崇拜他。我尊敬他们,也很高兴在此见到你,你是有名的主持人。

 

田薇:我想问在座的两位一个问题,你们会不会害怕政治正确问题?虽然你们知道中美之间目前局势如何,但你们仍然选择前往中国,来到华为,和我们共处一室,进行对话?

 

乔治·吉尔德:不,我不担心!我觉得,我其实是在帮助美国,希望它不要执迷不悟,继续犯下大错,施加愚蠢的禁令、关税和对华为的限制。同样,我还希望能够帮助重新打造互联网的架构,解决互联网面临的重大安全问题。大家对这个问题非常偏执,彼此之间缺乏信任。其实,这是个华为可以解决的技术问题,而不是一个政治问题。

 

田薇:现在面对的到底是技术问题还是政治问题呢?

 

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:我觉得更多的是文化问题。我来这里是为了另一个原因。我是自告奋勇来参加这次活动的,来之前还告诉了任先生我具体哪天可以来。我和乔治认识四十年了,看到他今天也在这里,我感到既惊讶又高兴。我和乔治在政治上的意见不一致。但无论如何,我们都认为美国正在犯一个很大的错误,首先就是针对一个公司。我在摩托罗拉董事会任职15年,我想华为最早的合资公司中,也许就包括考虑与摩托罗拉一起创办合资公司。我最关注的是信息和科学开放。我来自西方国家,西方国家不太重视贸易、商业或股价,而是重视知识,在前人的基础上实现发展。只有当人们从一开始就保持开放态度,我们才能不断地在前人的基础上实现发展。这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。当然,世界上还存在其他问题,这点我并不否认。但我主要关注世界如何进行合作。在科学发展早期不存在全球竞争,因此科学发展才能从合作中受益。

 

2、田薇:任先生,有人说是技术问题,有人说是文化问题,您认为是什么问题呢?我们目前面临着什么问题?

 

任正非:我认为,人类社会最主要的目的是要“创造财富”,使更多人摆脱贫穷。社会一定是要合作共赢的,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,这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。在工业社会,由于交通问题、运输问题形成了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,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做一个缝纫机、拖拉机……;在信息社会,一个国家单独做成一个东西是没有现实可能性的。所以,全世界一定是走向开放合作,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的需求,才能用更低的成本让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。

 

我认为,人类社会还是要走向共同的合作发展,这才是一条正确道路。“经济走向全球化”是西方社会先提出来的,我们认为这个口号非常正确。但是,在全球化的过程中会有波澜,波澜出现以后,我们要去正确对待,用各种法律和规则去调节、解决,而不是采取极端的限制。人类文明的进步,往往是科学家有了发现与创新,政治家有了领导与推动,企业家有了产品与市场,全人类共同努力形成新的财富。大家知道,欧洲也经历过中世纪的黑暗,没有吃的;中国在四五十年前也是很贫穷的,没有吃的,而今天人类吃不完。其实天还是那个天,地还是那个地,所有环境没有变化,为什么现在人类变富裕了?这就是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新的幸福。

 

3、田薇:有些企业已经和华为签订了合同,但现在不再向华为提供零部件。对于那些希望持续向华为供应的美国企业,您将如何对待他们?

 

任正非:首先,美国公司是有道德良心的,是非常好的。华为过去三十年的发展,要感谢世界上所有先进发达的公司对我们的支持与帮助。我们现在受到一些挫折,不是发自他们本心,而是政治家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。华为也曾经预测到,公司发展很快,会有市场竞争、会有一些矛盾,但是没有想到美国政府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、如此之坚定;同时,也没有想到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战役打击面如此之宽广,不仅仅是美国的零部件不能供应华为,还不让华为参加很多国际组织,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。但是,这些东西阻挠不了华为前进的步伐。

 

我们之前没有预测到有这么严重,是做了一些准备,就像那架“烂飞机”一样,只保护了心脏,保护了油箱,没有保护其他次要部件。未来几年公司可能会减产,销售收入会比计划下降300亿美元,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预计都在1000亿美元左右;2021年我们可能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,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更优质的服务。这两年要进行很多版本切换,这么多的版本切换需要时间磨合、需要时间检验,适当下滑是可以理解的。当我们走完这一步以后,已经变得更坚强。

 

以前不坚强时,我们都加强与美国公司合作;更坚强以后,我们更会和美国公司合作,更不怕再发生类似情况。我们不害怕使用美国零部件,不害怕美国要素,不害怕跟美国任何人合作。但是,也可能一些公司没有我们那么强大,可能会谨慎使用美国要素、美国成分,这些对美国经济会有一定的伤害。但是华为不会,我们已经很坚强了,是打不死的“鸟”。

 

田薇:陈女士,任总有没有告诉员工关于2021年的计划?

 

陈黎芳:不同时间会讲到,每次说的数字可能也不一定一样。

 

4、田薇:看起来任总已经透露了很多信息,比如说底线思维,乔治您怎么看?

 

乔治·吉尔德: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,所有新的尝试都是建立在安全的基础上的。创新依赖于安全,这有助于提升创新在全球范围内的可信度。因为全球网络或者说全球物联网、全球3D虚拟现实网络、智慧城市等等,都依赖于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安全系统。

 

田薇:我们都知道安全非常重要,但是怎么做到安全呢?这是个问题。

 

乔治·吉尔德:比如说区块链,这是一项创新,也是全球新一代技术专家正在研发的技术。我认为,区块链技术应该融入华为的未来计划中。

 

田薇:那标准问题呢?我们谈到了安全,也谈到了一些具体的安全问题。那么尼葛洛庞帝先生,您最初是如何看待现在的发展趋势的?您对标准有何看法?现在有没有全球的标准?还有多久能建立全球标准?我们想不想建立全球标准?

 

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:首先,我很早就开始使用互联网了。最开始接触互联网时,我认识网络上的几乎所有用户,现在你知道我用互联网已经有多久了吧。所有人都没想到互联网会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,如果有人告诉你,他想到了互联网会发展成为现在的样子,他一定是在放“马后炮”。没有人能想到互联网能发挥现在这样的作用。我少年时期曾经历过苏联人造卫星升空。有趣的是,人造卫星促使美国去做一些从未做过的事情。现在就是华为的“人造卫星”时代。

 

美国的所作所为促成了华为的“人造卫星”,华为将会觉醒,并做出一些尝试,因为你们已经无路可退了。90年代时日本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,当时美国担心日本发展过快,因此将日本当成美国的敌人,不允许美国跟日本合作。现在中国面临着和日本一样的情况,我希望这一切能尽早结束。标准很重要,但是标准的重要性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高了,部分原因是系统已经足够智能,因此不用再制定精确的标准让大家去执行,因为系统自己能识别命令,并做出调整。

 

这就是现在和以前的变化,但我们还是有必要在知识的基础上合作。因为如果我们各行其道,那真是太可惜了,对全世界都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。

 

5、田薇:说起基于知识的合作,我真的得问问任先生了。华为与许多美国大学和实验室正在进行的合作被美国叫停。这对于科技的开放非常不利,对华为技术研发能力的影响也会非常大。华为将如何面对现在这种局面呢?

 

任正非:首先,人类社会创造分为理论创造、工程创造和市场需求创造。中国在工程创造能力上是强的,在理论研究上还是弱的,要认真向西方学习。西方经历了几百年的持续钻研,比如说微积分的发明,在基础理论发展上为人类做出了很大贡献。华为公司虽然每年投入巨额的科研资金,虽然有8万多工程人员,但是没有输出什么大的发明创造。例如移动通信不是华为发明的,光纤通信不是华为发明的,IP的传送方法不是华为发明的,移动互联网不是华为发明的,飞机不是我们发明的,汽车也不是我们发明的,马车也不是我们发明的……。我们公司在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,我们聚焦在工程能力上起到进步作用。

 

我们现在对世界上300多所大学、900多个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,我们也想将来在理论创新上做一些贡献。但是我们并不因为受到一些打击就萎缩了。不会的,我们会继续努力。美国政府不让一些大学跟我们合作,还有其他大学和我们合作,世界上大学还很多。少数大学对我们有看法是可以理解的,是短时间的行为,是因为不了解我们。

 

欢迎美国更多的政治家到华为来看一看,他们可能还想象我们住在茅草棚里,扎着大辫子到处乱闯。如果看一看华为创新的步伐,会觉得值得与我们做好朋友,对我们也是可信的。刚才乔治教授讲了要打造可信的网络,我们下定决心,也是商业计划中已经做的决定,五年内投1000亿美元,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,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、更快捷、更安全、更可信、隐私保护至少达到欧洲GDPR标准。当然财务收入也要翻一番。如果我们财务受到打击,科研投入会减少,但基本上仍然接近这个数字,我们要完成网络改造,做出对人类的贡献。

 

我们也要看看华为对社会的贡献,在非洲极端贫穷的地方,在疟疾、埃博拉、艾滋病流行的地方,在荒原上……,华为都在奋斗。我们在那里赚不了什么钱,还是为了人类的理想而奋斗的。

 

因此,我们在为人类服务上多做一些贡献,弥补我们在理论上没有发明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人工智能学习网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任正非和美国学者对话完整实录:华为100%没后门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