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my  2019-07-10 22:44:51  VR/AR |   查看评论   

AR

欢迎光临镜像世界!在这里,任何事物都会有数码分身。它可以为工程师再现引擎的体积,也能建构家具模型,让消费者购买机率增加11倍!

 

每年12月,《流言终结者》主持人亚当.萨维奇(Adam Savage)会推出一部视频,回顾他过去一年「最喜爱的东西」。

 

2018年视频的亮点之一,是一套扩增实境公司Magic Leap的AR眼镜。在简单带过它过去的炒作,及期望落空后招致的强烈批评后,萨维奇描述了他在家中、办公室试戴这副装置的奇妙体验。

 

「打开装置后,我能听见鲸鱼的声音。」萨维奇说道,「但我没看到它,我环顾办公室寻找它的身影。
接着鲸鱼游过了窗户──就在房子外头!这副装置扫描了我的房间,还知道窗户是个入口,更让鲸鱼在大街上游来游去。我真的惊讶地说不出话。」萨维奇在AR眼镜另一头窥见的,是对镜像世界(mirrorworld)的惊鸿一瞥。

 

镜像世界尚未完全存在,但它即将来临。很快地,现实世界的每个角落、每样事物──每一条街道、每一盏路灯、每一幢建筑、每一个房间──都将在镜像世界中,拥有相同尺寸的数码分身。

 

目前,我们仅能透过AR头盔看见镜像世界的一小块片段。这些破碎的虚拟景象被一块块地缝补在一起,组成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,共享、长久的空间。

 

作家豪尔赫.路易斯.波赫士(Jorge Luis Borges)曾想像了一张与实际绘制领土同样大小的地图。「最终,」波赫士写道,「制图师公会绘制了一张与帝国大小相同,并且每一点都完全吻合的帝国地图。」我们现在就在构建一张规模难以想像的1:1地图,而这个世界将成为下个伟大的数码平台。

 

原始的镜像世界

 

长久以来,Google Earth为镜像世界的未来面貌提供了一丝线索。我的朋友丹尼尔.苏亚雷斯(Daniel Suarez)是位畅销科幻作家。他在最近的一本书《Change Agent》中,描述一位逃犯沿着马来西亚的海岸逃亡。

 

他对沿路餐馆以及景貌的描写,与我前阵子在那边开车时看见的完全一致,于是我问他什么时候去旅行的。「噢,我从来没去过马来西亚。」他露出腼腆的笑容,「我有一台三屏幕的电脑。好几个晚上我打开了Google Earth,沿着马来西亚亚洲公路18号线的街景『兜风』。」和萨维奇一样,苏亚雷斯看见了一个原始版本的镜像世界。

 

镜像世界已经在建造。世界各地科技企业的实验室深处,科学家与工程师正竞相构筑覆盖实际地点的虚拟空间。最重要的是,这些即将涌现的虚拟景致会非常逼真,他们将呈现出建筑师所谓的场所感(placeness)。

 

Google Maps提供的街景只是平面照片拼凑而成。但在镜像世界,虚拟建筑物将变得立体,一张虚拟椅子会向你展现椅子的感触;一条虚拟街道也有其层层纹路与裂缝,传达着一种「街道感」。

 

镜像世界是由耶鲁大学电脑科学家大卫.格莱特(David Gelernter)率先推广的术语,它不仅反映出事物的形体,还能反映出其情境、意义与功能。我们能如同在现实世界般与它互动、操纵它并感受它。

 

首先,镜像世界将以重叠现实世界的高分辨率资讯的形式,呈现在你我眼前。我们可能会看到虚拟的姓名标签,浮现在某个曾经见过的人头上;也可能是一道指引我们在正确位置转弯的蓝色箭头;又或者是钉选在观光景点上的一篇实用注解。(与黑暗、封闭的VR头盔不同,AR眼镜使用透视技术将虚拟影像置入现实世界之中。)

 

最终,我们将能像搜索文本一样搜索物理空间──「帮我找出所有河畔边面向夕阳的公园长椅。」且如同使用网址连结般,我们可以在现实网络中超连结物体,这将创造惊人收益与一种前所未有的产品。

 

镜像世界将拥有自己的特点以及让人惊喜之处。它揉合现实与虚拟的奇妙双重性质,诞生出我们从未想像过的休闲娱乐。Pokémon Go(宝可梦Go)仅仅显露一丝这个平台近乎无限的探索性。

 

这些例子都很琐碎,也非常粗浅,等同于互联网诞生不久时,我们最初的那些蹩脚猜测,例如当时才刚起步的CompuServe,以及早期的AOL。这项工作的真正价值,会在这些基础元素让人难以预料的无数次融合中显现。

 

未来工作的面貌

 

网络是首个大型科技平台,它将资讯数码化,让知识服从算法的力量;之后它受到Google主宰。第二个大型科技平台是社群媒体,主要在手机上运作。它将人们数码化,使我们的行为与人际关系受制于算法的力量,并由Facebook和微信掌控。

 

我们现在正身处第三个平台的黎明,它将使其余的世界迈向数码化。在这个平台上,所有一切事物与空间将化为机器可读取的数据,并依顺于算法的力量。无论是谁统治了第三个大型平台,都将跻身历史上最富有、最具权势的行列,就像那些主宰了前两个平台的人或公司一样。

 

此外,如同两位前辈,这个新兴平台将为生态系内成千上万的企业带来荣景,以及百万个在机器有办法读取世界前,不可能实现的新点子。

 

窥探镜像世界的管道,早已存在我们身边。或许没有什么比将虚拟角色带到户外环境的Pokémon Go,更能证明现实与虚拟结合创造的魅力。2016年刚推出时,全世界的人都在各地公园抓宝,几乎走到哪都能听见「啊,我抓到了!」

 

Pokémon Go在153个国家拥有上亿名玩家,创办Pokémon Go开发公司Niantic的约翰.汉克(John Hanke),同时也是铸造出Google Earth的一员。
现在,Niantic总部位于旧金山内河码头旁的渡轮大厦,从宽敞的落地窗可遥望海湾以及远处的山丘,办公室堆满了玩具与拼图,还有一个以船为主题精心打造的密室逃脱空间。

 

汉克说,无论AR技术拥有多么丰富、新颖的可能性,Niantic都会继续专注在游戏与地图,作为利用这项新技术最好的方式。游戏是孕育技术的孵化器,「如果你能为玩家解决问题,你就能为其他所有人解决问题。」汉克补充道。

 

不过游戏并非镜像世界崭露头角的唯一场景。微软是除了Magic Leap以外,AR领域的另一位主要竞争者,自2016年便开始生产Hololens AR装置。当你启动Hololens时,它会绘制出你所在的房间。然后,你可以用双手操控在眼前浮现的选单,选择想读取的应用程序,一种选择是将虚拟屏幕挂在眼前,如同在笔电或电视屏幕上那样。

 

微软对于Hololens的展望很简单:它是未来的办公室。无论你身处何地,都可以在眼前开启任意数量的屏幕,并立刻着手工作。
创投公司Emergence指出 ,「全球80%劳工并不在办公桌前工作。」这之中一部分的工作者们,此时正戴着Hololens,在仓库与工厂内建构立体模型及接受培训。特斯拉最近为在工厂生产中使用AR而申请了两项专利;物流公司Trimble也打造了一款搭载Hololens,且通过安全认证的安全帽。

 

2018年时,美国军方宣布购入10万台Hololens的升级版本,目的是为了领先敌军一步以及「增伤杀伤力」。实际上,比起在家里使用,你更可能在工作时戴上AR眼镜。(即便是饱受诟病的Google眼镜也正悄悄进入工厂)

 

在镜像世界之中,任何事物都会有其数码分身。NASA工程师在1960年代开创了这个构想。所有送往太空的机器都会留存一份复制品,如此一来,他们能够为千里之外的零件排除故障。这些复制品演变成电脑模拟──也就是数码分身。

AR将引发下一个大型科技平台:称为镜像世界

▲镜像世界拥有揉合现实与虚拟的双重性质,诞生出的Pokémon Go广受喜爱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人工智能学习网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AR将引发下一个大型科技平台:称为镜像世界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