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my  2021-02-23 11:36:58  应用程序 |   查看评论   
左为对话吧聊天界面,右为Clubhouse聊天界面​

▲左为对话吧聊天界面,右为Clubhouse聊天界面​

Clubhouse另一个让人兴奋的点在于,小白用户能和自己喜欢的博主、开发者、音乐人、投资人等在一个房间里,且听他们实时聊天,也可以举手参与讨论。就像在线下咖啡馆参与一场场活动,而且这些活动能分身参加、随时切换。www.9ap.net

正是有“大佬”的存在,“话语权的平等”才显得更加难能可贵,用户的参与度也会被调动起来,大家都是奔着表达或者学习的想法而来,这才是纯粹的社交。但在这方面,对话吧目前是缺失的。

当然,这些不足之处或许是因为上线匆忙,未来得及运营,但正如周亚辉在2月20日晚的语音直播中提到的问题,关键是谁能做成?“映客在很短时间内把产品做出来了,能不能利用先发优势获得成功很重要。”

奉佑生也提到,想做好这款产品并不容易,首先要权衡监管问题,不过他认为映客几十万个直播间沉淀下来的经验能克服这一问题。但实际情况是,2021年除夕才上线的对话吧,已于2月22日凌晨,在APP Store和安卓商城下线,历时不到两周。

对此,映客方面的解释下架原因是在做技术调整,几场大的活动下来BUG有点多,需要紧急调整。

映客急了

当看到映客版的Clubhouse出现后,相信很多人都好奇一个问题:映客为什么要照抄Clubhouse,且为什么“上线匆匆下线也匆匆”?

这不是映客第一次“着急”了,早在2019年7月,映客就宣布以8500万美元(约合5.85亿元人民币)的价格收购社交APP“积目”。而彼时的积目处在亏损阶段,根据交易公告,积目主体公司北京蓝莓时节2017年、2018年税后亏损分别为619万元和1767万元。www.9ap.net

当时的解读是,映客在花高价弥补单一的业务方向,试图在直播业务之外寻求新的收入来源。

映客

▲映客直播收入占比过高​

而直播收入在映客中的占比从当时一直高到现在。映客2018年财报显示,映客2018年的总营收为38.6亿元,其中直播收入占了总营收的96.59%,是几家直播平台中比重最高的。据映客2020上半年财报显示,其直播收入更是占到了总营收的98.31%。www.9ap.net

过于依赖直播打赏收入,直接导致头部主播议价能力过强,进一步造成内容成本畸高。同样是2020上半年财报报告显示,用于直播的成本占到总成本的71.36%。除此之外,高昂的带宽费用、电竞赛事版权费(游戏直播平台设计)和运营推广费用,都让映客难逃低利润魔咒。

映客

▲映客2019年上半年出现亏损​

2019年上半年,映客已经出现亏损情况,尽管截至2020年6月30日实现了扭亏为盈,但营收增速放缓,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都出现了营收负增长。

对话吧的出现,让映客在2月22日当天股价大幅高开14.63%,报2.82港元,但目前已经跌回2.58港元,距其2018年上市开盘价的4.32港元,已跌去40.28%。目前映客总市值51.78亿港元(42.70亿人民币),约为1/16个欢聚时代,约1/6个陌陌。

从月活跃用户情况看,陌陌已经横盘在1.1亿很长时间了,YY此前保持在4100万左右,映客情况最不乐观,截至2020年年中仅有3297万MAU,且财报中并未透露付费用户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人工智能学习网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抄Clubhouse,映客又错了?www.9ap.net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