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ihot  2022-07-10 21:12:52  应用程序 |   查看评论   
  AI中国科学家十大大牛;曾就职于谷歌和脸书;;深耕人工智能领域20年,持有154项美国专利,在国际一流期刊和会议上发表的45篇论文被引用超过1万次。

  甚至还有一张西装革履的硬皮照片,双手交叉握在胸前,面对镜头露出标准的职业微笑。撕掉标签,离开网络。在现实世界中,张本禹穿着随意,就像身边的普通程序员一样,看起来比78年出生的实际年龄年轻很多。

  自1999年在北京大学攻读人工智能硕士学位后,他正式踏上了AI的征程。20年过去了,荣辱沉浮,恩怨弥散,他依然是第一个追数据的少年。

  人工智能老兵的新战场

  我试着请本宇描述一下加入蚂蚁金服后的高光时刻。他回忆了一会儿,很遗憾地告诉我,没有什么亮点,但有一个场景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。

  那是去年12月18日,圣诞节前一周。他从硅谷的家出发,坐了11个小时的飞机,抵达上海,然后换乘机场前往杭州。车子驶进西溪路556号,一座现代化的锯齿形建筑赫然出现,门口立着五个大字“蚂蚁Z空间”。

  很快,本宇出现在一间名为“恒昌钱庄”的办公室,和20多名同事一起等待CTO宣布共享智能事业部成立。

  他回忆上一次来杭州,专程和管理层对接,分享情报。然而,他在上海赶上了雷雨,飞机在韩国迫降。“很多好事发生”是他惊魂未定时的第一反应。

  现在,他微笑着在镜头前与20多张年轻而充满活力的面孔合影,用一个仪式记录着事业部的成立。他也想到四个字“新起点”。

  这些新同事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。他们来自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数据技术等不同的部门。杭州、北京和上海都有基地。他们的集合就像一般的手术,集合各方面的专家给心梗患者做手术。起因是数据不佳导致血栓形成,“共享情报”成为手术刀。

  什么是共享情报?本宇举了一个例子。有A、B、c三家公司,这三家公司都有各自的利润,都不想公开。行业协会找到他们,想通过他们的数据计算出行业的平均利润,进一步指导行业的发展。

  这时候无论哪家公司都不肯让步,因为透露数据等于自曝,会直接反映出每家公司的真实情况,不能让竞争对手知道。但是,抓着数据不开放,无异于把数据变成了一个登陆费昂贵的孤岛,在自由开放的信息海洋中消亡。

  此外,在许多情况下,数据管理者和用户并不是数据所有者。一旦在数据共享的过程中,数据泄露并被对方滥用,数据管理者不仅侵犯了商业利益,而且很可能没有尽到数据管理的责任。

  从欧盟的GDPR到美国的CCPA,再到我国的数据安全法、网络安全法、个人信息保护法,都对这种数据管理默认和数据滥用提出了严格的规定。因此,各大数据方出于保护商业利益、法律风险和舆论风险的考虑,都在收紧数据共享,从而形成了大数据孤岛。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人工智能学习网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人工智能科学家的人生之路,共享智能到底是什么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[lianlun]1[/lianlu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