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my  2021-01-23 01:19:46  物联网 |   查看评论   

雷军

闲花野草逢春生小米线下渠道商反水,要进京起诉小米公司。

在王毅组建的多个数百人微信群里,集结了全国各地的小米专营店店主。他们说小米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,单方面停止续签协议和供货,而且也未及时执行当初承诺的返利政策。

就在他们正收集小米违约证据时,1月14日,小米公司发布《专营店调整公开信》,信中提到:专营店模式将在合约到期后逐步退出现有渠道体系,并通过对场地和形象的升级,将专营店统一升级为专卖店或授权店。

小米断供

但该文件出台之前,这些店主就已经处于被断供(主流货源无法上货)状态。在王毅看来,小米发官方通告属于滞后行为。

断供与续约

长期以来,小米的线下渠道有四种形态:小米专营店、小米授权店、小米专卖店和小米之家。闲花野草逢春生

除小米之家为集团直营外,其他三个均为代理商加盟。专卖店在装潢标准、门店规格、享有政策待遇等方面与小米之家相似;授权店与专营店的主要区别在于,后者的规模更小,投入更少,目标用户群集中在小城市及县镇区域。按目前规划,小米线下渠道未来将分三层,自上而下为小米之家,市区的小米专卖店与面向县乡镇的小米授权店。而专营店,迎来谢幕。

小米未打招呼即对线下渠道动刀。矛盾由此激化。

从专营店老板们提供的与小米的合同来看,条款中普遍有如下规定,“合作期限届满前一个月,双方均未提出异议的,本协议期限可顺延一年。”王毅原以为,今年也会和往常一样自动续约。小米公司并没有以电话、邮件或者书面文件等,提示他到期不再续约。

小米断供

王毅的合同是1月12日到期,他当天打开订货系统,发现后台已被锁死。他用微信和相关小米负责人联系,没有收到回复,拨打了几次语音通话,无人接听。

据四川的一位专营店店主刘霄讲,合同到期需要他在平台重新提交合同,正常情况下几分钟就能收到短信,他只要拿手机签字就行。他合同的到期日为1月11日,最后一单的提货时间截止在了1月9日。他主动联系城市经理,对方称不知道小米还让不让签,“再上边的领导也说不知道,都说正在审核”。

这是刘霄经营小米手机店的第三年。他一直没接到任何通知,包括口头通知。元旦当天,他还参与了小米11新品的线下首发。

然而分散在不同城市的店主,遇到的情况并不太一样。

2020年下半年开始,江苏镇江的何云胜就预感小米专营店项目可能不行了,因为各种断货与不分货现象。尽管他的合同2021年1月16日才到期。福建南平,胡海的店从11月初无法上新品。孙明明在辽宁大连的三家专营店,统统断供已经一年时间。

“从专营店往上升开始,呈金字塔型投资,专营店升授权店花200万,包括房租、装修、进货等,不过200万也就能给你20万比较好的货。”除专营店外,孙明明在其他城市还有几个授权店和专卖店。在他看来,升级应该是自愿的,没有给明确说法就断供。这是一刀切。

将大家组织起来后,王毅说小米派了三个人找他谈话,明确合同续约已经不可能。他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选址建授权店,重新按要求装潢,要么退出小米渠道体系。

“升级”的账本

摆在刘霄面前的,也是同样的两条路。他有考虑进行店面升级,不过他遇到个问题。他所在市区按小米规定只能新建专卖店,授权店会设在乡镇。这意味着,他得搬家。

“市区专卖店看面积,60-100平米,首单需提60-100万的货,押金10万,装修10万(不包括租金、物业、水电、人工费);乡镇授权店仅提货要求低些,没有押金。这里是五线城市,一线城市成本会更高。”刘霄称,他店里的小米产品库存还有28万元,另外房租是已经交了的,每年10万,员工工资、水电费每年15万左右,都在正常支付。

王毅盘算了下,开新门面需至少再追加投入80万元。他态度坚决,拒绝升级授权店,要向小米索赔因突然断供所产生的各种损失。刘霄则对“商业人物”表示,放弃小米有点舍不得,尽管小米利润确实很低,但做了几年有很多老客户,突然转做其他品牌,他有可能重头再来。

挽回账面上的沉没成本和未来的预期损失,是店主们围攻小米的主要诉求。闲花野草逢春生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人工智能学习网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雷军偷袭米粉?线下经销商突遭断供,准备联合起诉小米-闲花野草逢春生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