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my  2019-05-01 21:21:20  云计算 |   查看评论   

Google Cloud

广告业务表现不佳,但云端部门成长强劲。Google母公司Alphabet把云端部门与硬件事业部列在「其他」营收字段,今年第一季「其他」营收成长幅25%,达到 54.5 亿美元。

 

Alphabet公布今年第一季财务表现,由于营收成长放缓与获利下滑,股价大跌约 7%。值得注意的是,包含云端在内的「其他」部门成长幅度达25%,超过总体营收17%的成长。

 

云端在内的「其他」部门成长力道强

 

从近几季的财报来看,集团广告业务成长放缓,但包含云端在内的「其他」部门成长力道强劲(Alphabet把Google cloud、Google Play与Pixel系列手机在内的硬件事业部列在「其他」),从去年第一季至今,每季都有超过25%以上的成长。

 

由于YouTube广告表现不佳,Alphabet今年第一季营收为363.39亿美元,营收成长幅度仅有17%,远远不及过去8个季度21%以上的成长。另外,受到European Commission(欧盟执行委员会)的17亿美元罚单影响,第一季获利67亿美元,下滑29%。

 

今年第一季「其他」年营收成长幅25%,达到 54.5 亿美元。2018年第四季「其他」的年营收成长则为31%,带给集团65亿美元的营收,第三季年营收成长30%,第二季年营收成长则为36%。

 

云端业务被视为未来成长引擎

 

Google并没没有单独公布云端营收,但由于硬件部门处于扩编团队的投资烧钱阶段,获利不稳,加上法说会上CEO桑德尔.皮蔡(Sundar Pichai)坦承,第一季的pixel手机表现不佳。合理推估,此次的成长动能除了Google Play,就来自于云端业务。

 

虽然「云端」部门营收还很小,基期低,容易拉高成长表现,但依赖广告业务为营收来源的Google已经将云端业务视为未来成长引擎,也是主要转型方向。

 

不过2018年云端部门遭逢人事大地震,技术女神们纷离。Google云端的软硬件两大女王,担任CEO的戴安.格林(Diane Greene)与担任营运长戴安.布莱恩(Diane Bryant)双双离职,在此时前Oracle前甲骨文产品研发总裁托马斯·库里安(Thomas Kurian)加入Google,担任Google CloudCEO。这也是库里安上任以来第一次的法说会,他缴交了一张还不错的绩单。

 

不过对库里安来说,未来要保持继续成长,还有两大任务待解。

 

任务一:「混合云」能否弯道超车?

 

为了降低成本与避免被单一云端公司锁定(lock-in),企业采用多云(Multi-cloud)成为趋势。根据市调公司Kentik就指出有40%的企业至少使用两朵云。而多云的趋势也成为Google Cloud追赶AWS与Azure的好机会。4月Google Cloud Next 19大会上所主打的新产品Anthos就是个多云解决方案,企业不仅可以将Anthos部署在自家企业内部机房内,还可以在竞争对手如AWS、Azure等第三方云端平台部署。

 

由于AWS、Azure与Google Cloud三大云端平台所提供的产品与服务差异性并不高,若没有颠覆性突破,要追上前者并不容易,对多数企业来说,AWS还是首选,因此企业是否会以Anthos打造,AWS+Google Cloud的多云。

 

加上大部分的企业都还没有上云端,因此此时推出混合云并不算晚,Google云端是否能利用「混合云」这个大好机会,弯道超车,成为前甲骨文研发总裁库里安接掌云端部门后,最重要的任务。

 

任务二:整建云端部门销售大军

 

库里安的另一项任务,则是销售大军整建。

 

财务长Ruth Porat 在法说会上表示,「云端部分的员工人数增加是Google营业费用增加的重要原因之一。」云端部门的人事成本上升,虽然增加营运成本,降低营利率,但对Google云端部门来说是好事。因为Google Cloud的人事费用暴涨,正代表云端部门迅速扩编团队中,有助于缓解云端部门销售人员严重不足的问题。

 

和AWS与Azure等同业比较起来,缺乏人手的Google Cloud长期以来被视为,「产品研发技术强劲,但产品后端支持弱」。许多企业在上云时,担心Google没有足够的人力支持,选择AWS或Auzre,而非Google Cloud。

 

库里安在四月的Google Cloud Next 19大会也直接指出,「Google云端还缺乏直接服务客户的销售经理,而安排销售经理是同业常见作法。」

 

为了让企业在上了Google Cloud后运作更加顺畅,库里安预计要招聘销售大军,直接服务企业,解决企业端所有的大小问题。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专访时库里安就指出,「现在销售团队的规模大约只有AWS和微软Azure的十分之一到十五分之一,两年后团队的规模会达到对手的50%。」

 

由于全球在云端领域人才都相当缺乏,除了Google Cloud,AWS与Azure也都大力招兵买马,短时间要招聘大量人才,对库里安来说是一大挑战。

 

除了人才招聘这一关,Google长期以B2C业务为主,形成面向消费者的核心文化与思维,而B2B色彩较为浓厚的云端部门,是否能丢掉大集团的B2C管理型态包袱?刚成军的销售大队是否真正听懂企业的需求,并迅速解决企业问题,仍是不小的挑战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人工智能学习网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Alphabet广告营收成长放缓,Google Cloud会是下一个成长火车头吗?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